Why not in HK?

2016-01-18

前阵子围观某项目中期答辩会,其中一个项目由来自城市大学和香港大学等学校的几个教授联合主持,是关于使用微型机器人进行细胞操作的。展示完毕,是提问环节,审查委员会有人问:这个项目对香港有何益处,Why do this in HK? 一个港大教授愤愤回击:HK is one of the top research areas all over the world, why not in HK? HK should be shamed if there was no such research here. 我当时听了,心里叹服。

想起自己申请 HKPFS 时碰到过类似问题,问为什么要到香港,将要开展的研究工作 specifically 对香港有何益处。实在不想答——全世界研究者都致力其中的研究工作,难道一定要 specifically good for HK 才能在 HK 开展?到贵地来还需要理由,难道在贵地开展研究工作是居心叵测还是会损害贵地利益?

这种观点貌似是实用主义,其实是眼界短小。世界顶级的研究工作,必然有普世性, 要解决的是面向全人类的问题。自甘于 specifically good for HK,等于自绝于 top research work。

这两天翻张翠容的《另一片海》,她说香港的新闻工作者,做国际新闻,仍只爱用华人角度。世界某地有战乱、暴恐,全世界记者纷纷往那里跑,但如果没有华人牵涉其中,香港的新闻编辑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在此,我想起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1999 年 10 月我在某报专栏报道了有华裔血统的东帝汶独立派领袖黎发芳来港访问的消息,由于他的华人背景,香港某周报记者表示有兴趣做一个专访,我建议他参加由黎发芳主讲的研讨会,会后留步再与他进行个人访问。怎知研讨会还未完结,该记者与同行的摄影记者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后来,该周刊记者解释,她看到黎发芳肤色黑黑的,外貌像印度人多于华人,便打消了访问的念头,她还强调说:「我们周刊只对华人有兴趣,这包括连外貌也要是十足华人模样的。」这种褊狭的新闻态度,实在令人啼笑皆非。然而,这类让我沮丧的经验和遭遇,俯拾皆是。

我觉得贵地的科研基金委员会呀,新闻工作者呀,都有点 simple,还需要再学习一个。

参考:另一片海


标签: 杂谈

留言请用 Github Issues

聊天请在 Gitter/fan-farm

授权协议 (CC) BY-NC-SA | 订阅 RSS | 邮箱 fzheng@link.cuhk.edu.hk